[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性质和特点

来源:http://www.sclzzx.gov.cn    日期:2015-10-14     浏览 1 次    [打印本页]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性质虽然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具体表述有所差别,但除第一届全体会议曾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外,从一开始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政协章程在总纲中对新世纪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性质和特点重新作出明确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
      一、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性质的认识过程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的巩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需要有共同的思想基础和政治基础,同时也需要一定的组织基础和组织上的保证。早在1938年4月,毛泽东在陕北公学作关于国共两党合作问题的讲演时就提出,两个不同的政党要统一起来就要有一个桥梁,组织一个共同的委员会,或者是另外组织一个党,国共两党都参加进去,作为统一战线的上层组织。由于国民党的破坏和阻挠,这样的组织形式和活动场所始终没有能够确立和巩固下来。直到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政治协商才有了组织形式和机构。正如江泽民同志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响应共产党召开新政协、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共同组建了人民政协。人民政协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人民不仅在思想上政治上而且在组织上形成了坚强的团结,使统一战线组织与人民民主形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当时还不具备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又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获得了全国人民的信任和拥护,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代表全国人民的意志。但尽管如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仍明确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1950年6月14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再次重申:“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及其选出的全国委员会,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各界民主人士的伟大的统一战线的政治组织,在全国人民中有很高的威信。我们必须巩固这种团结,巩固我们的统一战线,领导全国人民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的任务结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有没有必要继续存在?其性质和任务是否发生了变化?针对这些疑问,毛泽东在1954年12月19日召集参加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的部分党内外人士座谈,对人民政协的性质、地位和作用等作了全面的阐述和说明。他说:“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后,有些人认为政协的作用不大了,政协是否还需要成了问题。现在证明是需要的。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五百五十九人当中,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一百四十人,只占总数的四分之一,还有四分之三不是人大代表,可见通过政协容纳许多人来商量事情很需要。虽然全国和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国务院和各省市人民委员会各方面都容纳了许多人,但是还需要政协全国委员会和政协地方委员会。”“人民代表大会是权力机关,有了人大,并不妨碍我们成立政协进行政治协商。各党派、各民族、各团体的领导人物一起来协商新中国的大事非常重要。宪法草案就是经过协商谈论使得它更为完备的。人大的代表性当然很大,但它不能包括所有的方面,所以政协仍有存在的必要。”但是,“政协的性质有别于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它也不是国家的行政机关。有人说,政协全国委员会的职权要相等或大体相等于国家机关,才说明它是被重视的。如果这样说,那末共产党没有制宪之权,不能制定法律,不能下命令,只能提建议,是否也就不重要了呢?不能这样看。如果把政协全国委员会也搞成国家机关,那就会一国二公,是不行的。要区别各有各的职权。”“政协是全国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国外华侨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的统一战线组织,是党派性的,它的成员主要是党派、团体推出的代表。”从而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和多党合作、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作为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最终确定下来,并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
      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
      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夺取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胜利的重要法宝,也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法宝。近代中国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由于无产阶级的力量相对弱小,为了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中国共产党创造并坚持了无产阶级与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为革命取得胜利提供了重要保证。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时没有谈到统一战线,而是集中力量组织产业工人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罢工运动。但罢工运动遭到了反动军阀的血腥镇压。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中国共产党开始认识到,要战胜强大的敌人,仅仅依靠工人阶级自身孤军奋战是不够的,必须争取一切可能的同盟者,组成强大的革命统一战线。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二大”通过了建立民主联合阵线的决议。同年8月,中国共产党决定以“党内合作”的形式与国民党合作,把国民党改造成各革命阶级的联盟。1924年1月,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正式建立了民主联合阵线,并很快掀起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运动,使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80年而未能完成的革命事业,在短短两三年之内获得了巨大的成就。中国共产党也迅速发展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更加重视统一战线。通过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共产党把全国的工人、农民、学生、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等一切抗日力量都团结起来,最终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取得了鸦片战争以来一百多年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的第一次完全胜利。中国共产党自身也走出了狭小的圈子,发展成为政治上成熟、思想上统一、组织上巩固的全国性大党。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建立了更加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团结、联合了一切可以团结和联合的力量,共同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为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重大贡献。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进一步发展壮大,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实现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建设社会主义等各项事业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新时期爱国统一战线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为祖国和平统一事业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凝聚了强大力量。特别是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在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条件下,面对来自经济、政治和自然界等方面的严峻挑战,中国共产党牢牢把握大团结、大联合的主题,把统一战线各方面的力量和智慧都凝聚到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上来,形成了团结、稳定、振奋、活跃的政治局面,促进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不断向前发展;坚持、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推进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进一步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认真贯彻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和其他政策,巩固和发展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促进了社会安定团结;坚持贯彻“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胜利恢复了对香港和澳门行使主权,推动了海峡两岸关系的发展。
      在此过程中,统一战线的性质、对象和内部构成等也在不断发生变化。1956年以后,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剥削制度的消灭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我国社会阶级状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工农联盟更加巩固。知识分子同工人、农民一样是社会主义事业的依靠力量。原来属于剥削阶级的人,绝大多数已经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在人民革命和建设事业中同中国共产党一道前进、一道经受考验并作出重要贡献的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日益发挥其重要作用。全国各民族已经形成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宗教界的爱国人士积极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热爱祖国,拥护祖国统一,支援祖国建设事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已经发展成为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最广泛联盟。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从封闭半封闭状态转变到对外开放,从传统的计划经济转变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国的经济和社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分配方式和利益关系等方面出现了多样化,各阶级、阶层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分化组合,产生了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个体户、私营企业主、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等新的社会阶层,他们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新世纪的爱国统一战线进一步发展成为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最广泛的联盟。对此,新政协章程明确指出,中国人民在长期的革命、建设和改革进程中,结成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有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人民团体、少数民族人士和各界爱国人士参加的,由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组成的,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在内的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
      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经过长期艰苦摸索的正确选择。辛亥革命胜利后,封建的集权制度被推翻,建立民主、共和的国家成为一种趋势。我国一些政治家和志士仁人曾经尝试实行过多党制,但最终失败了。当时,中国党派林立,达300多个,有人因此这样形容:“会党既多,人人无不挂名一党籍。遇不相识者,问尊姓大名而外,往往有问及贵党者。”这些政党都试图通过竞选上台执政。但历史证明,西方的多党制、议会制在中国是行不通的。1927年国民党上台后搞一党专政,实质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专政,最终也为中国人民所抛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孕育于民主革命时期,确立于新中国成立前夕,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关于政党理论的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共同智慧的结晶,符合中国国情的、具有强大生命力和优越性。1956年4月,毛泽东提出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方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进一步巩固和发展。1989年12月,中共中央制定了《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1993年,八届人大一次会议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写入宪法序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不断制度化、规范化。2000年,江泽民同志进一步提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特征和衡量我国政党制度的标准,指出这一制度充分体现了民主协商的特点,强调以协商、合作代替竞争、冲突,通过最广泛的协商、沟通和交流,一方面体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反映民主党派的意愿,照顾各民主党派所联系群众的具体利益,具有一党制和多党制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其显著特征是“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是团结合作、共同奋斗的关系,民主党派既不是在野党,更不是反对党,而是参政党。这既避免了多党竞争、相互倾轧造成的政治动荡,又避免了一党制、缺少监督导致的种种弊端。衡量我国政党制度的优越性,也不能用西方国家的政党制度模式为标准,最根本的是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的效果着眼,一是看能否促进社会生产力的持续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二是看能否实现和发展人民民主,增强党和国家的活力,保持和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特点与优势;三是看能否保持国家政局的稳定和社会安定团结;四是看能否实现和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2003年元旦前,胡锦涛等中共中央领导同志在走访各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机关时,进一步强调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特有优势。
      四、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
      社会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坚持和发展人民民主长期实践的必然结论。中国共产党从诞生那一天起就以实现和发展人民民主为己任,并为之进行了长期奋斗。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英勇奋斗,是为了推翻人压迫人的社会政治制度,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为实现民族振兴和人民幸福创造政治前提。1939年9月,毛泽东同来延安访问的美国记者斯诺说:中国缺少两样东西,一是独立,一是民主。而要独立又必须首先要民主,离开民主就不能独立。1949年6月,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讲话时强调,必须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才能使我们伟大的祖国脱离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命运,走上独立、自由、和平、统一和强盛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进行了广泛的民主实践,实现了几千年来中国政治由封建专制向人民民主的伟大跨越。特别是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共产党在吸取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把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摆到了事关社会主义现代化成败的高度。邓小平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江泽民同志更是强调,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民主和完备的法制,是我们的根本目的和根本任务之一,也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愿望;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要兴利除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牢牢掌握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社会主义愈发展,民主也愈发展;我们要在实践中积极探索规律,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使它在21世纪展现出更加蓬勃的生命力。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又把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写进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长期坚持的基本经验,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
      五、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主题和特点
      新政协章程在总纲中明确规定:团结和民主是人民政协的两大主题。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行团结和民主,是人民政协性质的集中体现,是人民政协产生和发展的历史根据,是人民政协继往开来的方向和使命。这两大主题贯穿于人民政协的全部工作中。实现紧密团结,发展民主才更有基础;发扬广泛民主,加强团结才更有力量。人民政协要在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中不负使命,必须继续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高举大团结的旗帜,通过各种形式,创造必要条件,广泛听取党外人士的意见和建议,加强党内外委员之间、委员与群众之间,海内外各界代表人士之间的广泛联系,增进了解,消除误解,广求共识,在统一战线内部形成一种更加团结、更加民主、更加和谐的合作共事关系,使人民政协更好地成为中国共产党联系群众、团结各界、集思广益、了解社情民意的纽带和桥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上述性质和主题,决定了它具有其他组织所不具有的以下特点:
      第一,广泛性。人民政协是由我国各党派、各团体和各族各界代表人士组成的最大的统一战线组织,囊括了我国统一战线各个方面的代表人物,因此具有政治上的巨大包容性和组织上的广泛代表性。政治上,对大陆范围内的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以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为政治基础,对广大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以爱国和拥护祖国统一为政治基础,结成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组织上,最大限度地代表和包容爱国统一战线中各个党派、无党派人士、人民团体、少数民族、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及各界爱国人士。其成员及所联系范围之广,超过任何统一战线组织。比如,在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前,它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力量的代表。在阶级关系发生根本变化以后,它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代表。在新世纪新阶段,它又增加了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人民政协的界别是参加人民政协的各个党派、人民团体、各民族和各界人士在人民政协组织中的具体划分形式,反映了人民政协的组织构成,同时也反映了爱国统一战线的各个组成部分。在全国政协成立初期,设置了20多个界别。第七、八、九届全国政协都设置了34个界别。党派部分有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无党派民主人士;人民团体部分有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社会方面有文化艺术界、科学技术界、社会科学界、经济界、农业界、教育界、体育界、新闻出版界、医药卫生界、对外友好界、社会福利界、少数民族界、宗教界;特邀部分有特邀香港人士、特邀澳门人士、特别邀请人士。
      第二,党派性。人民政协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和组织形式,它是以党派和团体为基础组成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下,各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在国家政权和人民政协中的体现方式是不同的。民主党派成员在人民代表大会中以人民代表的身份出现,不以党派名义活动。民主党派成员担任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体现了民主党派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但他们是以国家国务院的身份执行其被赋予的行政权利。在人民政协中,各民主党派都是以政党名义参加会议,可以党派名义发表意见、提出提案,开展参政议政的各种活动。为了体现多党合作,在政协的组成上,中共党员一般不超过委员总数的40%,民主党派和各方面党外人士不少于60%,并保证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政协常委和领导成员中占有一定的比例。比如,中共中央提出,十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中,中共人选不超过35%,非中共人选不少于65%。同时,在年龄等条件掌握上,对中共人选比较严,对非中共人选适当放宽;对党政领导干部比较严,对各方面代表性人物和专家学者适当放宽。有的党外人士人选职务低一些,个别人选年龄偏大一些,但基本条件好,有代表性,也可以提名。十届全国政协299名常务委员中,非中共常务委员195名,占65.2%,中共常务委员104名,占34.8%。
      第三,协商性。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多民族、多党派的国家,为增进各民族、各党派、社会各界、无党派民主人士之间的团结合作,推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国家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要同各方面的代表人物进行充分的协商。人民政协汇聚了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各种不同的意见和要求,可以通过人民政协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反映出来。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关于国家的经济建设、政治生活、社会生活和统一战线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在人民政协进行过协商。这种协商,是通过各方面充分地展开讨论,反复地交换意见,使国家制定的各项政策和法规更加充实和完备,既符合最大多数人民的要求和愿望,又尊重少数人的合理意见。这种在决策之前进行政治协商的做法,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一个重要特点和优点。1979年,邓小平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开幕式上指出:“人民政协是发扬人民民主、联系多方面人民群众的一个重要组织。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需要政协就有关国家的大政方针、政治生活和四个现代化建设中的各种社会经济问题,进行讨论,实行互相监督,发挥对宪法和法律实施的监督作用。”1999年,江泽民同志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5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也指出:“人民政协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形式,它人才集聚,联系广泛,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包容性,实行以协商讨论和批评建议为主要形式的民主监督,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和作用。“坚持并不断完善这种民主形式,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必然要求和重要内容。”这次新修订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在总纲中也明确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根据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促进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各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团结合作,充分体现和发挥我国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特点和优势。”
      但是,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人民政协可以成为我国政治体制中的权力机关,可以类同于西方国家的上议院。这种观点不符合我国国情,在实践中是行不通的。因为西方国家的上议院是建立在国家权力必须分立制衡理论的基础上的。它反映了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资产阶级内部的相互倾轧和竞争,通过权力的分立和制衡来协调资产阶级内部不同集团的矛盾,以巩固整个资产阶级统治的目的。在我国,国家政权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的,国家权力是统一的,国家权力机关只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因此,决不能照搬西方的“三权鼎立”、“两院制”,把人民政协搞成权力机关,搞成“上议院”,否则,就会导致国家权力机关二元化,不利于国家权力机关的运行,也会导致人民政协失去自己的特点和独特作用。